您的位置:

首页> 生活都市> 熟妓

熟妓
她似乎很感谢我替她解围,一路带我走上二楼她住的房间,一路问我贵
又说我是个大好人。我跟她说我姓程,不过我并不是个好人;她似乎不相信本来
她一直称呼我头家,知道我姓程之后,就改叫我程老爷。我哈哈一笑说∶「我没
那老吧?」

  于是她又立即改口,叫我程少爷。本来我还想叫她别叫我少爷,不过最后想
想还是算了。我也问她叫什麽名字,她说她叫陈雯云。就这样说说走走的来到了
门外,她掏出一把锁匙,微微弯下腰準备开门。我站在她后面,看见她屁股稍稍
擡高,情不自禁的伸手摸了一下她轻轻惊呼了一声,但很快就回複镇定,继续用
锁匙把门打开,然后回头对我微笑着说∶「请进,地方简陋你别见怪。」

  房间里果然相当简陋,除了一张很旧的双人床之外,就只有两张几乎不能够
坐人的烂沙发。别说是电视机,就连梳妆台也没一张。不过,总算在房间里还有
个浴室,不需要跑到外面去用公共的。

  我走进浴室,看见里面居然有抽水马桶,还有一个白色的浴缸。但它们完全
是达达派的艺术品,我猜世上没几个人会乐在其中。不过世事无绝对,当时竟然
就有一个这样的人出现下我眼前。

  我看见一个身材很高硕的少年,他身上穿着一套顔色早已褪尽的运动衣,看
来相当舒服的躺在浴缸中,完全不受浴缸上那些陈年残留物影响,只管张大嘴巴
在睡觉。

  我回头望向陈雯云,指着浴缸里那个男的,问她说∶「你儿子?长得很高硕
哦」

  她点头回答我说∶「他小时候发烧,烧坏了脑子;现下跟一个七、八岁的小
孩一样。」接着,用近乎请求的语气跟我说∶「他睡觉一般都睡得很熟,不会那
快起来。太晚了,你看好不好就让他在浴室里睡,我保证他不会打扰我们。」

  我初时的确不是很愿意留他在房里,不过看见她一脸哀求的神情,实在不忍
心拒绝她。只好做了个没关系的手势,表示一切照她意思去做。

  她看了如释重负似的,连洗不洗澡也忘记问我,就只管把浴室的门关上。接
着,好像害怕我会反悔,急忙忙就自己开始动手脱起衣服来。

  我见她手忙脚乱,觉得实在有趣,忍不住哈的一声笑了出来说∶「我都不急
你急什麽?怕我赶你儿子出去,所以要尽快把我解决掉?哈,哈。再说,我一身
臭汗,就算你不怕我的男人味,我自己也受不了。」

  她这时才想起我们都还没有洗澡,可是她儿子又睡在浴室里,刹时间一脸不
知道应该如何是好的神态。我心想装好人当然要装到底,反正肉金都付了,也不
必计较再多花3000几百。于是,上前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,安慰她说∶「没有关
系,就让他继续睡。你等我一下,我去叫人在隔壁再开个房间,我们到那边去洗
澡就是。」

  她听我说完,突然倒进我的怀里,用很感动的语气跟我说∶「程少爷,你真
好我带着哲苇从乡下来看病,病没看好,钱却花光。还欠下老乡们一大笔债,现
下回去也不是,不回去也不是。实在走投无路,才浓着脸皮学人出来卖。不怕你
笑话,我站在路上也将近二十天了,你是我第七个客人。以前那些人,没一个把
我当人看待,只有你……」

  我见她越说越伤心,只好搂紧她,安抚她说∶「你我今天有缘,只要你好好
的服侍我,我一定不会亏待你我也是个离乡背景,飘洋过海来赚钱的人。老婆不
在身边,早就想找个人来作作伴现下就看你跟我合不合得来。」

  我说得再明白不过,但她听了之后,好像有些点难以置信似的自言自语说∶
「我都快四十岁人,又不是什麽黄花闺女,身边带着个智障的儿子,乡下还有我
妈跟我的小女儿,一家四口,哪敢指望有人收留能不饿死就已经心满意足。」

  我晓得她说的只不过是倒气话,于是更明白些对她说∶「你别以爲我在乱吹
一通没错,论年纪,你跟我差不了几岁,不过找伴嘛,当然要找个善解人意,合
自己胃口的老实说,我这个人年轻时搞多了,现下单纯的男上女下,是没法满足
我的。可是花样多了,那些小妹妹都吃不消,所以我实在很想找个经验丰富些的
来做伴,就可惜一直都没有遇上。」

  她听见我这说,可能内心充满期望,所以急不及待地催促我去找人另开房间。

  我当然也非常乐意尽快尝一尝她的床上功夫,于是飞奔往一楼,找到刚才那
个面目可憎的家伙,叫他再另外多开一个房间。

  有钱当然好办事,不用几分锺的时间,我已经搂着她走进隔壁房间。

  我把门关上,一回头便看见她很大方的站在床边,开始解她连衣裙背部的那
些扣子。她解得很慢,而且不时偷眼望向我。似乎是在脱衣服的同时,也观察一
下我的回应。我于是竖起大姆指,表示很欣赏她脱衣服时的动作。

  在我鼓励之下,她脱得更加起劲。很快已经把身上的连衣裙脱下,接着又把
胸罩和内裤也脱掉,最后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站在我面前。

  我走上前,专心欣赏她的裸体。发觉她虽然从乡下出来没多久,不过皮肤还
算白 .再看她的胸脯,果然真材实料,每边都有木瓜般大小,而且两颗乳头特别
肥大,活像两粒晒干了的红枣般,叫人忍不住想用力撚它一下她两腿之间阴毛十
分稀疏,因此本来就微微凸起的阴阜,显得更爲丰满。唯一可惜是她毕竟已到中
年,小腹难免发胖,肌肉也有些松弛,同时可能生育过两个孩子的关系,阴唇比
较黑;但对我来说,她这样的身材,我已经十分满意。

  我十足一个鑒赏家似的,只管色迷迷的观赏她的裸体,并且不时用手这里摸
一把,那儿撚一下的尽情爱抚她的身体。她相当配合的任我抚摸,直到我觉得过
足了手瘾,她才动手替我脱衣服。

  她把我脱下来的衣服先叠好,然后柔声问我说∶「你先洗澡?还是……还是
我们一起?」

  我笑着一手把她拉进浴室,用行动来回答她。

  这房间的卫浴设备比她原先住的要好上许多。不过要我站在浴缸里洗澡,我
始终老大不愿意。于是,我们就站在浴缸边,胡乱替对方把重要部位洗刷一下,
便算完成了开场前的鸳鸯出浴戏码。

  走出浴室后,我先躺上床,看见她做了个问我要不要关灯的手势,我摇头表
示不用关灯。接着,她又从她衣服的口袋里,掏出一包保险套,把它送到我面前
问我说∶「我帮你戴?」

  我一手把保险套抢过来,用力丢到床尾地闆上。然后,看着她笑说∶「我想
跟你来真的」

  她似乎有些意外,又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的红着脸说∶「你…你不怕我髒?」

  我搂着她,轻轻亲了亲她的脸颊说∶「不怕你呢?你怕不怕我不乾净?」

  她没有回答,同样也用动作来表示。只看见她慢慢弯下体,把嘴巴张开,一
口把我的阳具含进嘴里。

  我躺在床上,闭起双眼,享受她的口舌服务。可惜,她的口交技术,并不怎
高明。她似乎也感到我不太欣赏她的口技,所以一路替我吹,一路不时偷看我的
回应。

  我知道她已经很努力,很用心帮我口交。爲免伤到她满腔热情,我任凭她替
我吹了十多分锺。最后,实在感到有些受不了,才叫她别再吹。

  我转身伏在床上,屁股微微擡高些说∶「来,帮我舔一舔屁眼」

  她听了,起初隐约面有难色,不过没多久,她就把脸贴着我的屁股,随即感
到她伸出舌头,一舔接一舔的用舌尖替我的屁眼按摩

  那滋味比先前舒服太多了我不禁赞歎她说∶「唔……唔,舒服把舌头再伸进
去一点」

  我很明白这舔屁眼的玩意并不是每个女的都能够接受,如今她这听话,叫她
舔就舔,单这一味,那3000块就已经值回票价我感到她热腾腾的舌尖,在我的肛
门口进进出出,说不出的舒服,道不完的刺激。不用多久,阳具就自然而然的充
血涨大。她不停的帮我舔了约四、五分锺,直到我满意,叫她停她才停止。

  我再次转身平躺在床上,向她做了个「请坐」的手势。她相当知情识趣的跨
在我两腿之间,一手扶着我的阳具,把它对準她自己的阴平交道,然后狠狠的用
力往下一坐,刹时间我整根阳具便深深插进她体内,龟头和阴茎完全被她的阴道
壁包夹着。

  看见她两腿张得开开的,屁股压在我的大腿上,她的阴核跟我的阴毛接吻似
的紧黏在一起我情不自禁腰部用尽力往上一顶,恨不得想把阴囊也塞进她的阴道
里。她似乎被我顶得有点痛,只见她皱皱眉,深深吸了口大气,两条大腿才开始
发力,屁股一升一降,大起大落的,爲我进行「观音坐莲」式的抽插动作

  我用这种姿势跟她做,几乎不需要费任何力气,而且插得特别深,每一下都
抽到头再插到底,感觉当然妙不可言。但对坐在我上面的陈雯云来说,可就没那
轻松;她只能够利用一双腿和阴道,来承受她本身的体重跟每一次抽插时的沖力。

  因此,很快她就体力不支,只好弯腰把手撑在床头上来减轻压力。

  我看着她垂在胸前的那双大乳房,十足两个木瓜似的越来越接近我的面,特
别是她那两颗乌黑肥大的长乳头,就在我眼前晃过来晃过去;还不时碰在我的鼻
尖上,那感觉有点痒。我于是把头稍微往上移,然后顺势一口把其中一颗含在嘴
里。

  当时我感觉就像含着一粒葡萄。可能由于它实在异常巨大,不管我怎样舔它
啜它,它始终软软的没有因刺激要硬起来的迹象。我越啜越觉得有趣,甚至开始
用牙齿轻咬它。可能不知不觉间我咬她乳头的力度越来越大,耳边传来她轻微的
呼痛声。

  我感到越来越兴奋,她坐在我阳具上的活塞动作,感觉虽然不错,可惜节拍
和速度,始终无法完全随心所欲,已经不能满足我。于是,我放开嘴里咬她的那
粒乳头对她说∶「来,我们换一个姿势。」

  接着,她依照我的吩咐,慢慢站起来,然后屁股朝天趴伏在床上。原本,我
是想给她来一招「老汉推车」的,不过当我蹲在她后面,準备把阳具插进她的阴
道时,我突然改变了主意。

  由于她的屁股翘起,两瓣屁股肉自然往两边分开些,暗褐色的屁眼完全展露
在我眼前。我暗骂自己∶「真傻怎没想到走她后门。放着这好的屁眼不去干,那
天理何在?」

  我往自己的阴茎上吐了口唾液,然后把龟头按在她的屁眼上。她应该意识到
我想干什麽,只见她侧过头来看着我,轻声说∶「程少爷,你……你下手时要轻
些。」说完,立刻把头转回去,一张脸紧贴在枕头上,大有任君鱼肉的姿态。

  我见她如此识趣,心中大乐。赶快一手握着自己硬绷绷的阳具,一手扶在她
屁股上,腰部用尽全力往前推,随着她啊的惨叫一声,我整根阴茎已完全插入她
的肛门里。

  开始时,我还有点怜香惜玉,慢慢的把阳具抽送。我一路操着她的屁眼,一
路听着她的呼吸声变得越来越急速,感觉她的肛门逐渐收紧;再看她被我操得全
身鸡皮疙瘩尽起,浑身颤抖得越来越厉害的样子,我感到非常刺激

  到后来,埋藏在心底里的兽性,已完全被激发起。心里只想尽情摧残她,虐
待她哪还有什麽怜香惜玉之心。我抽插她屁眼的动作,一下比一下粗暴,一次比
一次用力,十足打桩机,每一下抽送动作都绝对是全力以赴

  我也不知操了多久,耳边不断听见她喘气吁吁的哀求我说∶「啊……啊……
轻一点求你别那狠……好涨呀哦……哦……你大发慈悲,当行行好饶了我吧喔…
…喔……程少爷,我真的吃不消了」

  随着她的求饶声越叫越凄厉,我也快要到达终点,害怕她真的吃不消,万一
在我最要命的一刻乱动乱挣扎,扰乱了我的节拍,那岂不是前功尽弃?于是姿态
好像骑马似的紧赶,一手揪住她的头发,另一手用力拍打起她的屁股,对她说∶
「唔……唔……听话别乱动,马上就过」

  话刚说完,我全身就好像触了电,不由自主的抖了几下,紧接着烫热的精液
从龟头的马眼口喷射而出,有如火山爆发般,注射入她肛门的深处。

  射精后,我示意她从我衣服中帮我拿根香烟来。看见她走路时一拐一拐的,
把屁股夹得紧紧的样子,我有些过意不去的感觉,问她说∶「怎,很痛?」

  她把香烟递到我手上,很温柔的摇了摇头。

  我点了根烟,深深吸了两口,用手轻拍了拍床,示意她躺下来。然后,我一
手搂着她,一面抽烟一面跟她说∶「你相不相信,我已经很久没这满足过不过把
你弄痛了,我……」

  她一手按着我的嘴巴,不让我继续说下去,然后把脸伏在我胸膛上说∶「我
没事,看见你开心,我也很高兴。」

  我用手抚摸着她的头发说∶「我看你就别再去路上站了。明天我替你和你儿
子找个好一点的地方,你们搬去住,我一有空就去看你,你说好不好?」

  听见她轻声说∶「你说怎样就怎样。」我感到非常满意。于是,把手上的香
烟弄熄,搂着她一起入睡。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